中国电影的创新浪潮

第二章 中国电影的创新浪潮
第二类作品是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像《大浪淘沙》(朱道南 于炳坤 伊琳编剧伊琳导演)、《万水千山》(陈其通编剧 于洋导演)、《拔哥的故事》(谢夫民 成荫 毛正三 马元杰编剧 成荫导演)、《大河奔流》(李凖编剧、谢铁骊、陈怀皑导演)、《推进中原》(汪遵熹 李林木 温昭礼 编剧 张一导演),很多导演希望借拍摄这类电影,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但几乎没有达到目的,新时期电影创作者面临的是“经规范和僵化的艺术模式”,“文革”期间,文化虚无主义的戕害,使电影在纵向方面割断了和三、四十年代现实主义电影的联系,在横向方面封闭了和世界电影潮流的接触,艺术观念狭窄和匮乏,沿袭旧的思维框架。《大河奔流》里面有一场戏,女主人公李麦在晚上行军时,点起火把,边走边看毛主席像,把李麦热爱党和领袖的心情放在特定的背景下,过分地夸大处理,就明显失真和矫情。《大河奔流》对“思想性”的片面推崇使艺术家畏惧技巧的切磋,因为思想不解放,在创作上、思考问题上,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顾虑,显现出艺术精神上的停滞不前。
第二类是人物传记片,事实上这些年有些“好人好事表扬稿”似的电影,多少败坏了观众的口味。这类影片基本上是新闻报道的延续,既失去了对生活原生态描述的质感(在这方面不如中央电视台的《生活空间》节目),又缺乏艺术想象力,而艺术家的使命是要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这个新世界甚至是不能被还原的,它是艺术家通过想象把观众看不到、听不到的另一个世界呈现在银幕上。现在,我们的一些创作者,对历史人物的描述,往往是回避一些,再人为地设置一些禁区,这样书写历史的方式,连起码的真实性都不能达到。离1979年的思想解放运动已经二十多年了,而我们艺术工作者的思路还是那么僵化。或许从《公民凯恩》、《罗生门》、《生死豪情》这些电影中可以得到一些启示,艺术应该全面深刻剖析人的行为,对人性有深刻的洞察,避免简单化、概念化、平面化的图解。
第二节 “主旋律”电影
第二节 电影本性的讨论(中国电影的现代性)
第二节 矛盾的一代:第四代的创作特色
第二节 阵痛后的电影创作
第二节:娱乐片大讨论
第二节:第五代的横空出世
第二阶段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到影片《西安事变》(郑重 成荫编剧 成荫导演)、《孙中山》(贺梦凡 张磊编剧 丁荫楠导演1986年)、《开国大典》(张天民张笑天 刘星 郭晨编剧 李前宽 肖桂云导演 1989年)的完成。“80年代末,是对前期娱乐片适当的纠正,作为‘娱乐片’(商业电影)的对立面而出现的、政府对‘主旋律’电影的倡导、扶植”(戴锦华语),“突出主旋律,坚持多元化”的创作口号,是1987年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背景下提出的。从1989年召开的党的第十三届四中全会确立了第三代领导集体以来,中共中央越来越强调政治体制的稳定和对自身政治权威的维护,在对影视文化 的具体调控而言,情况也是这样,最初是对创作题材的要求,大致相当于“重点片”的意思,后来提高到创作指导思想的层面,有更广泛的含义。(马德波语)
第二,他的电影,情感是非常浓烈的,或者说竭尽渲染之能事。中国电影和文学一样,和中国传统美学是一脉相承的,六朝以前,讲究浓厚,像汉赋,京戏,锣鼓喧天,但六朝以后分出另一支,像陶潜的诗,“悠然见南山”,更像白磁,靠本身的美,不张扬,讲究清淡,这种美学观被推崇,也影响到其他门类的艺术,张艺谋的电影,他巧妙地继承了浓艳的美学特征,如果说他的电影和一个诗人对照,更像李白的诗,讲究“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丽。这和西方美学家推崇的“优美”是一路,像康德的趣味,非常纯粹。《红高粱》是一部激情之作,做得很极端,这比他的前辈要走得远,像第四代导演的作品,都比较温和,如谢飞的《湘女萧萧》,同样有“野合”的戏,谢飞就草草地拍了几个镜头收场,这有拍摄条件的限制,也有美学趣味上的不同,而在《红高粱》里,张艺谋不但事先种下了大片的高粱地,而且调动了多种拍摄手段,把高粱拍得像一群精灵般的,有生命的物种,整个段落挥洒,酣畅淋漓。
第五代导演是在“文革”中长大的,受到那个时代“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思想强烈的影响,从根本上是带着一种怀疑的态度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的,对所有前人的作品都有一种疑虑,有反叛的心态,就是一种反潮流。
第五代电影冲破了原有的边界,扩大了国际影响,但另一面,墙内开花墙外香,也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在国际上,造成了对中国电影的误读也是存在的,特别是一些伪民俗的,其实,任何一个民族对外来的作品都可以产生一种“投射性欣赏”(保罗?威尔曼语),即把自己的理解、想象放在该作品中,而不顾及作品的原意,其实,我们不必把西方人的读解当成唯一的读解,更不必把他们带有“东方主义”有色眼镜的读解当成唯一正确的理解,如果是这样,那“误读”带来的结果丝毫没有建设性,而且是有毁灭性的。
第五节 第三代导演的创作
第五节 第四代导演的局限
第五节:姜文的电影
第五节:电影诗人陈凯歌
第五: “粗犷与微妙的结合” 的导演风格,他的粗犷很接近黑泽明的风格,而微妙,呈现出他的机巧、以及剑走偏锋的特点,比如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作为影片主角的老爷竟然不让他有一个正面的镜头。
第八章 台湾电影(一)
第八章 台湾电影(二)
第六次大提速和动车组列车。2007年4月18日,全路第六次大提速并首开动车组列车,京沪等主要干线列车时速达250公里。
第六次,老先生睁开眼,看着将士们堆土为山
第六章 中国电影的意识形态化
第六节:谢晋的电影创作
第凡内印象
第四代、第五代电影也在不同程度上经由不同途径被商业化,“由于《红高粱》的出现而暗含着第五代向传统和市场的螺旋式回归;事实上,不只第五代,第三代 和第四代的作品,也都在摸索和寻找自己在商业和市场上的位置。”(李少白《弹指一挥间》《戏剧电影报》)。
第四代导演一直希望在摄影机前有所作为,《都市里的村庄》中导演对宽银幕美学的探索,有意让女主人公背身进画,试图打破传统美学中的“第四堵墙”,韩小磊等导演对长镜头的兴趣及应用,但总的来说,在造型上讲,第四代导演没有第五代那么“扎眼”,第五代导演通过造型的陌生化处理来增加影片的观念性和理念性,大胆使人物空间化、符号化,第四代的大部分作品镜头处理上比教常规,不显山不露水,手法的运用上和前辈导演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第四代导演中绝大多数人都有二十年以上的专业准备,他们在文化大革命前或文化大革命中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有比较系统的艺术教育和虽然来得晚了,但仍然在他们正壮年的时候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拍片机会,他们的出现也同时伴随着“学院派”的称谓。一开始,他们对专业知识表现出强烈的渴求,像谢飞等一批导演自觉地组织了“北海”读书会,研读电影理论著作,和著名电影理论家钟惦非有非常紧密的联系,他们的思维、观念都比前辈要开放,第四代对电影本体的探索,从一开始就有两个鲜明的特征:一是理论和实践同步进行,二是借鉴和创新同步。新时期以来,他们的创作一直是随着整个社会的文化思潮起伏,李陀、张暖忻的《谈电影语言的现代化》历史地成了第四代的艺术宣言,而巴赞的纪实美学成了这代人的艺术旗帜, “第四代”导演亲历了“电影语言的现代化”、“扔掉戏剧拐杖”、“与戏剧离婚”等有关电影本性的理论探讨,这无疑提高了他们对电影自身的认识,电影《小花》、《苦恼人的笑》、《生活的颤音》等最早的创作实践上的追求,与理论上的起步几乎是同时的,这些电影的出现,从创作实践的角度对传统的戏剧式架构进行了冲击。
第四代导演和他们的前辈一样,把自己的电影拍得比较很完整。因为谢飞、吴贻弓、黄蜀芹、吴天明、滕文骥、郑洞天、胡柄榴、张暖忻、黄健中等导演的努力,他们在较短的时间内恢复了中国观众对电影的感受力,这是他们对中国电影的一大贡献;他们面对现实,不逃避,反而积极地介入,参与到火热的现实生活中去,他们没有因循守旧,而是在可能的范围内,不断进取,在电影语言上作了可贵的探索和实验,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第四代注定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也是夹缝中的一代,和第三代导演相比较,缺少传统文化的根基,他们的电影没有呈现像前辈导演水华、崔嵬、凌子风等人那样的“个人现象”,和他们的学生、更年轻的、“破坏性”更强的第五代导演相比,艺术上他们缺乏锐气和彻底的精神。
第四代的优势是人生阅历比较丰富,有比较系统的专业基础知识的训练,如果能突破思想上、艺术上的局限,走向成熟或许能比“第五代”容易一些,更快一些。在艺术手段上讲,“第四代”比“第五代”全面。“我们在这方面比较老练一些,所以才有《野山》、《老井》这些在人物形象刻画上比较有分量的作品。”(《电影艺术》“第四代的证明”谢飞文90、3第28页)
第四代的另一面旗帜是人道主义思想。“第四代导演的影片也以一种人道主义的温情,对人性、理解、良知的张扬遮蔽了个人溅染着他人血污的衣衫。他们要以《巴山夜雨》、《苦恼人的笑》式的温情、困窘与觉醒来象征性地解脱他人与自己的关于屈辱与兽行的记忆的重负。”(《电影理论与批评手册》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戴锦华著 1993年出版)
第四代的文化心理,一是对传统的固守,二是理想主义色彩。第四代有很强的恋母情节和迷恋童年的倾向,对于这一代人来说是必然的,他们的童年时期应该说是比较美好的,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环境,当时他们受的教育,确实是永远值得留恋的。在这个时候打下的人生观、价值观的根基是很难更动的。在他们受教育时期,整个国家的面貌热气腾腾,社会风气很淳朴,听党的话、正直、真善美等价值观念在他们心里扎得很深,对社会人生的看法带有许多浪漫的气息,他们身上普遍带有很强的恋母和迷恋童年的倾向。他们忠诚老实,驯服听话,品格纯洁,行不逾矩,他们善良、真诚却机械、死板,他们的感性生命已经被号称集体的理性所彻底吞食甚至异化掉了。他们对社会人生的看法又带有许多浪漫的气息,这也许也是他们在文革中曾经相当狂热的原因。文革以后,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灾难,而且想赶快追回损失,但想得还是很简单。他们习惯从道德的角度阐释生活,并流露出对理想境界的情感寄托。第四代比较务实,对社会和人生的同步反思,但思想缺乏深度。
第四章 中国力量:第五代导演
第四节 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创新浪潮
第四节 第四代导演重要作品
第四节:张艺谋的电影
第四:象征气氛的营造。张艺谋早期比较善于动用所有的道具、人物造型、场景去营造象征意境,在他的电影里,象征是个群体、复数的概念,比《蓝风筝》里的风筝,《长大成人》里的那个乌云下的长城之类单一的象征,要有力量和有层次。
笼罩住这四面都是山的小镇,有经验的燕子也知道,它们纷纷从电线上剪着尾羽,飞进
等商标受理通知书下来我打算去做一号店。亚马逊,尝试如申请入驻京东。
等待楼主新文中,我也想知道如何用托付理论来量化品牌、粉丝、营销活动等等的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